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女士造型室那邊,那姓耿的女子簡直了。

  天底下怎么會有這般無理取鬧只想撒潑的人,有種天底下她最牛逼,為她獨尊的感覺在里頭。

  姜棠并沒有生氣,因為她從不將自己某些不好的情緒浪費在一些不值得的人身上。

  在確保自己的旗袍已經安全的狀況下安安靜靜地環著胸,就這么看著這個耿小姐指著她撒潑。

  繼續保持著今日要來拍婚紗照的好狀態好心情。

  翠菊站在她前面,她的情緒不能像姜棠那樣收得很好。

  耿小姐撒潑,她就罵回去,“死八婆,丑女人,就你這個樣子在我們那里是要被臭雞蛋砸死的。

  嫁了人也是會被夫君給一巴掌扇暈然后給一紙休書直接趕出家門,哪還有留著你作威作福的地步。

  我跟你說,公主遇見我主人都是死翹翹,就你,誰啊?

  神經病!”

  現場真的是,除了姜棠,極其混亂。

  翠菊和耿小姐互懟,姜棠這邊的造型師張素和對方的造型師露西理論。

  你不讓我,我不讓你。

  不過,這本就不該讓,原本就是那個姓耿的女子無理在先。

  就在這時,外頭進來一彪形大漢,年紀不小。

  他喊,“老婆,老婆,你怎么了?”

  耿小姐一聽,臉色一變,從囂張跋扈變得可憐兮兮,轉身,“老公,我被欺負了!

  好可憐啊。”

  彪形大漢一聽,那還得了,氣勢洶洶而來,“誰,哪個不長眼的,居然敢欺負我馬彪的老婆!”

  這名字,這說話的語氣和進場方式,一聽又是來了一個不講理的。

  站到一旁看好戲的姜棠不慌不忙地挑了下眉頭,“嘖”的一聲后輕笑。

  心想著難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耿小姐已經到了她老公身邊,牽著她老公的手就是往姜棠的身邊走。

  在到的時候指著人,“老公,就是她,就是這個女的欺負人。

  不就一件旗袍嘛,她居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侮辱我。

  還有她身邊的人,說我是丑女人,說我在他們那會被夫君給一紙休書。

  她在詛咒我們的婚姻不幸福!”

  姜棠、翠菊,以及在場所有人,“......”

  好會胡說八道的一張嘴啊!

  所有人都在等著這個耿小姐的丈夫是不是跟她一樣顛倒黑白的時候,發現他居然一動不動地愣在原地。

  一雙眸子貪婪地盯著姜棠,那眼珠子跟就要掉到地上的一樣。

  還有那嘴巴,那哈喇子,總感覺稍微沒有控制住就要流下來似的,模樣惡心至極。

  姜棠瞪了他一眼,出現了今日來到這攝影機構的第一個厭惡感。

  翠菊上前,將姜棠擋在她的前面,怒罵,“登徒浪子,我們太太豈是你能覬覦的?

  不自量力。”

  那耿小姐見狀,不僅沒有罵馬彪,反而再一次指著姜棠破口大罵,“好你個狐媚子,專門出來勾引男人了是吧?”

  “哦?”姜棠原本覺得不想理這事的。

  聽到這話,不得不出發一聲疑惑。

  什么人啊這是,她的男人眼睜睜色瞇瞇地看著她,這樣的男人沒錯,反過來變成她的錯了。

  姜棠冷笑一聲從翠菊的身后站前一步,用好笑的語氣問耿小姐,“這位小姐,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