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做錯了事?那可不叫做錯,是違法犯罪呢。省紀委那邊給我傳了話,已經有相關證據到了省紀委那邊了。”

  “合米縣烏龍江大橋項目,三個億的工程,他和下面的縣長兩個人,通過虛假報銷、批示,套取工程款就高達四五千萬。”

  “而且這個女縣長還被青陽市紀委剛剛留置,涉嫌跟這個副市長之間的男女作風問題。合米縣的縣委副書記張鵬飛,倒是個很正義的年輕干部。”

  “他作為縣里面的主要領導,頂著層層壓力,把這個事情向上級反映。三條人命,一座民生工程的大橋,一句做錯了事情就能挽回?”

  這時候,只聽見省委常委、副省長唐建國義正言辭的講到,他這話一說出來,省長吳海晨和副省長喬玉斌兩人都沉默了。

  此刻,省委書記沈宇佳的辦公室里面氛圍極其壓抑,省里面的這幾個大頭都不講話了。

  辦公樓外面,不知不覺已經下起了大雨,雨聲、風聲,還有一陣打雷聲,更是壓抑得很。

  省委書記沈宇佳沉重地抽了口香煙,他目光看向了頭發花白的副省長喬玉斌。

  “老喬同志,你也知道,現在我們已經加大了反腐力度,牽涉到工程項目造假的,不論涉及到誰,那都是要一查到底的。”

  “別說是你的秘書,還跟你沾親帶故,這種事情我建議呢,你還是不要過多的插手,讓省紀委那邊去調查吧。”

  “如果下面反應的情況屬實,那這個青陽市的副市長康椰林就壓根不適合擔任地市級的副職了。而且要把他從進入公務員隊伍以來,任何一個職位上做過的事情,都要調查一番。”

  “上面要我們省在反腐敗上的成績,這幾年,我們是有一些干部違法亂紀,但是處置的力度不是很大。很多都是只免職,沒有做到追究。”

  省委書記沈宇佳話一講到這里,面露難色。

  “為什么呢?不就是你們這些老領導,處處給打招呼,走人情,搞得省里面有時候都很被動!”

  沈宇佳書記語氣變得十分嚴厲了,副省長喬玉斌剛才還雄赳赳氣昂昂的姿態,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書記,現在全省的在建工程,質量上我覺得都不怎么好,要不,我們就從合米縣這個大橋的事情著手,是時候整頓一下全省項目建設領域的歪風邪氣了。”

  省委常委、副省長唐建國抿了口茶水,態度很是明朗。

  “我同意建國的主張,這個事情呢,我會跟省紀委打招呼,嚴查!好了,海辰,老喬,你們就先回去吧。現在大家手上的事情都比較多,可不能在這種小事情上耽誤時間了。”

  省委書記沈宇佳揮了揮手,省長吳海晨還想說什么,但看到沈宇佳書記那態度,他直接就閉上了嘴巴。

  然后帶著喬玉斌副省長,兩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沈書記的辦公室。

  這兩個人走后,沈書記拿起自己的香煙,遞給了唐建國副省長一根。

  “建國,你剛才說的那個張鵬飛,不是白老以前給我提起過的一個年輕干部嗎?青陽市不是把他納入到了年輕干部培養的行列了嗎?”

  “怎么才提到縣委副書記啊?合米縣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整個縣委班子、縣政府班子都沒人吱聲,就靠著這個年輕人在這里頂壓力。”

  “你跟青陽市那邊講一講,這么一位有正義感的干部,必須盡快讓擔重擔。先搞縣長,過渡一下,接縣委書記。”

  省委書記陳宇佳這話一說出來,唐建國副省長趕緊點了點頭。

  “好的,書記,我這兩天忙完,就跟青陽市的段仁海打個招呼,他們可能也是在歷練這些年輕干部,所以提拔的步子跟其余地市相比,慢了一點。”

  唐建國副省長抽了口香煙,內心還是很喜悅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