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云鶴回到廣陵宮附近的時候,官道已經有人在打掃戰場了,蛟海宗戰死的數十弟子,已經全部被就地掩埋到了不遠處。

  滔天的大火仍舊在四周飛速蔓延,滾滾濃煙沖天而起。

  廣陵城內的官兵正在飛速運水滅火,可奈何火勢實在太大,為了避免傷亡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在看到云鶴回來后,早已經在等著的柳熙禾,便頓時開口問道,“師姐你……沒抓到人?”

  看著兩手空空的云鶴,柳熙禾一時間有些傻眼。

  她之所以沒去追擊賊人,同時也沒讓各長老去,一方面是她相信云鶴師姐的實力,一方面則是知道,師姐要是救不回蘇煙的話,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但沒想到,云鶴居然就這么回來了,既沒抓到賊人,也沒救回蘇煙。

  看到柳熙禾臉上的不解,云鶴并沒有對她多加解釋,只是看了眼蛟海宗那兩個瞬間變得面如死灰的金丹期弟子,輕聲說道,“我徒兒已經遭遇不測,賊人遁走后就直接下了毒手,根本沒打算擄走她,也沒打算留下活口。”

  “至于賊人……”

  只見云鶴臉上瞬間布滿一陣陰沉,四周天地頓時烏云四起,狂風大作,一副大雨傾盆之勢,眼中怒火叢生。

  原本看到云鶴什么也沒帶回來,心中還多有埋怨的兩個金丹期修士,頓時臉色一白,紛紛顫抖著身軀低下了頭顱。

  同時瞬間切換上了一臉諂媚的表情說道,“勞駕廣陵仙子前去追擊,已經是幫了蛟海宗很大的忙了,如今既然少宗主并未傷及根本,那賊人跑了也就跑了。”

  其余幸存的蛟海宗弟子聽后也紛紛出聲道,“對!對對!仙子匆匆趕來相助,我們蛟海宗早已感激不盡。”

  “多謝仙子!”

  “保下少宗主一命,已是大恩。”

  云鶴稍稍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火,看著蛟海宗幸存的幾個弟子,瞬間轉身往廣陵宮離去。

  “誰說賊人跑了?”

  “賊人自然是已經全部斬殺,絕無活口,你們只要如此轉告蛟宗主就行。”

  “如若貴宗主想要調查的話,大可以自去刨根問底,只是到時候不要扯上我們廣陵宮就是。”

  聲音還在耳旁,而云鶴的人影卻已經消失在了天邊。

  這位廣陵仙子的話說的很明白,那就是這個虧,她們廣陵宮自己咽下去了。不但咽下去了,以后或許也不會再提起分毫。

  蛟海宗弟子聽后,也頓時反應了過來,不由得咬著牙道,“欺人太甚!”

  “廟堂肆意屠殺我宗門弟子,這是想要馬踏江湖嗎!”

  這話一出,就連一旁的柳熙禾和幾位廣陵宮長老,不由得紛紛側目。

  真是個沒腦子的玩意兒。

  廣陵宮一干人在悄悄與幾人拉開了距離后,想了想竟覺得還不夠穩妥,因此在留下一句,“各位先在廣陵城內療傷休息,待蛟宗主到來后,請他上山一敘。”

  廣陵宮眾人便紛紛拂袖而去。

  蛟海宗的兩個金丹期弟子見狀,立即對著幾個一臉憤恨的幸存弟子呵斥道,“閉嘴,蠢貨!”

  “誰說是皇朝干的了?你有看到什么嗎?此事等宗主到后自會定奪,還輪不到你多嘴!”

  沒看到就連廣陵仙子,都自認倒霉,絕口不提她追上去究竟發現了什么嗎。

  既然她什么也沒帶回來,那么就代表著此事已經到此為止,廣陵宮不準備在事后做任何的追究。

  世間能讓廣陵宮吃下如此大虧而不做聲,同時還有著制式重騎的勢力,是誰難道還需要人多說嗎?

  可是人人都知道,并不代表著你可以將它擺到明面上來,因為只要那層窗戶紙沒捅破,那么兩宗就可以宣布沒有抓到賊人,然后將此事揭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