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孟阿寧,怎么了?”

  “之前那條鮫人呢?”嬰寧看到早就空無一人的靈巖,而潮濕的痕跡證實著剛才確實有東西躺在這里。

  白謝倒是不在意,他徹底忘了是那個化為邪物的鮫人打開的神域:

  “小小鮫人,無法自行離開神域。”

  “估摸是死了,魂飛魄散?”他說道。

  神域未破,鮫人定然未死。

  *

  *

  神域濃霧到盡,雪白建筑幽然佇立,僅有一盞的神明長明燈已燃至尾端,灼了微小火星。

  虛弱的鮫人掙扎的匍匐在神殿的階梯上,祂的信徒仿佛僅他一人。

  青褚感知到了自己的生命在飛速流逝,他已經不愿再用玄水療育,撐著殘破污穢的身子,他爬到到了神殿正殿門口。

  他忽覺得不能讓神君看見自己這般粗陋不堪模樣,急忙用水清洗了布滿傷痕的魚尾,可上面纏繞的怨氣卻無法清除。

  青褚眼球猩紅,粗暴的想要驅散骯臟的怨氣。

  卻,徒勞無功。

  他放棄了,就如同放棄自己的生命。

  成神之途,太難,他撐不下去了。

  但他還是小心翼翼的邁入神殿,殿內冰冷肅寒的神像無臉無貌,因他記不起上神的容貌,千萬年來每每想勾勒臉龐,最終還是停了下來。

  他忍著疼痛,緩慢走到神像下。

  長明燈一暗一亮,仿佛有人注視。

  殿外,響起腳步聲。

  青褚無力的倚在神像底座,意識模糊的看見了神殿前的身影,長袍微動,耳側的曼珠沙華開得艷麗旖旎。

  她背后的螭龍,騰空而立。

  白謝看見了神像底座下的鮫人,“還真的在這里。”

  他闖入神殿,轉了一圈,最終身子停在神像面前,瞧見了無臉神像:“你這小妖,信奉的這是哪位神君?”

  “怎么還沒有臉。”

  青褚擠出一句話:“要你管。”

  白謝少時性格狂妄,見這妖族這般跟自己說話,嘲笑道:“這般小的神殿,本大人還是第一次見到。”

  “人界都沒你這般寒酸。”

  白謝的嘴,太過惡毒。

  那青褚不知從何而來的力氣,竟然揚手數百條兇悍粗壯的水蟒攻向白謝,那水蟒打不散咬不退,氣得白謝糾纏不過,干脆一道龍爪,差點把神殿毀了。

  青褚護下神像,滿目惱怒,將舌尖的髓珠吐了出來。

  “上古犼珠?”白謝見到髓珠,驚訝道。

  犼乃是上古兇獸,傳聞是麒麟一族祖先,曾被二神關押,魂魄分散逃離,而肉體便化為了一枚髓珠。

  上古犼珠,極水之物。

  髓珠一出現,青褚的外形便逐漸暴漲至神殿之高,

  而他的頭發又化為了黑蟲,猙獰獠牙,身軀腥臭,恐怕比起地獄十八層惡鬼也不為過。

  兩人過招極快,極狠。

  眨眼間,神殿之中皆是碎裂、崩塌的柱子,而神像搖搖欲墜,仿佛要跌下凡塵。

  或許是青褚強攻之末,又或是白謝在玄水中恢復了身體,這一輪的斗法以螭龍壓倒性的勝利即將結尾。

  白謝用爪子掐著青褚的脖頸,龍目嘲諷:“犼珠可不是小妖該拿的東西。”

  青褚撲騰著魚尾,惹惱了白謝,他便將這條骯臟的鮫人扔向了本就岌岌可危的長柱上,瞧見對方吐出大片的鮮血。

  轟隆——

  長柱倒塌,砸向了無臉神像。

  “不——!”

  鮫人遍體鱗傷,卻硬撐著最后一息撲向了神像。

  以身護神,卻落得頭破血流的下場。

  青褚抱著倒塌的神像,驚慌失措的看向神像的頭部,卻看到一道法力替他護下神的頭顱。

  神像無損,他才大喘口氣。

  他給了嬰寧一個感謝的眼神,隨后小心翼翼的托起神像,將它放置在神殿中央。

  神殿滿目瘡痍,唯有它完好如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