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神殿崩塌碎裂的聲音,而這壘砌了千萬年的執念仰慕的蒼色建筑,終于以鮫人最后的悲鳴作為了謝幕之戲。

  螭龍從神殿離開的時候,還偷走了幾滴鮫人淚。

  “神域的力量在消散。”白謝游在半空,龍族喜藏寶,爪子中的鮫人淚倒是泛著晶瑩剔透的寶光。

  “鮫人一族深藏鶇海,淚珠也勉強算個稀罕玩意。”

  “孟阿寧,那犼珠你瞧夠了沒有,快給本大人。”

  “極水之物,可是大補。”螭龍游到嬰寧的頭頂上方,探首就想直接吞下她面前的上古犼珠,卻被嬰寧直接躲了去。

  “你干什么?”白謝感覺自己碰了、

  “寶物,自然人人喜歡。”嬰寧將上古犼珠收了起來,氣的白謝龍牙咬碎。

  “喂——”

  “這上古兇獸以龍為食,對本大人可是大補,對你又沒什么益處!”螭龍絕對受不了到自己眼前的寶物飛了。

  他氣呼呼的跟在嬰寧身后,一路上話語叨叨。

  倒是不知為何,神域破碎后,空間法則對白謝造成的影響依舊暫時沒有消散,兩人出現在血潭中,他便嗷嗷叫了起來。

  “這什么水?!”

  “本大人可受不了躺在這樣的臟水中。”

  “乖乖待著。”清絕瀲滟的聲音落在螭龍的耳朵里,倒是讓他老實待著不動了。

  青褚已死,被他護在體內的生魄便也全部涌了出來。

  嬰寧念訣,血潭之上開啟了孕育著無限生機的輪回陣,生魄去往六道輪回后會在忘川失了記憶,也定然會忘記詭域里修煉千萬年的鮫人。

  螭龍看著血潭陣法,實在覺得有些眼熟,仿佛自己也曾無數次的念出這道陣法。

  龍腦袋又開始痛了,白謝自然也懶得去想。

  他在嬰寧忙的時候,便無聊的用小石子砸進陣法中,石頭穿過沒有軀體的生魄,直到嬰寧一記眼刀,小螭龍便躍出水面,老實盤在巖石上等待陣法結束。

  血潭本是靈地,業火灼燒在妖艷的花蕊中,纖長的花瓣落地,周遭空氣一凝,霎然詭域中的邪氣正在緩緩的潰散。

  潭外淅淅瀝瀝的下起了雨,是螭龍喚雨,助她驅散。

  詭域千萬年來的骯臟和污血被這場大雨沖涮的干凈,而業火之花在靈潭生根發芽,只為庇護這一方天地。

  詭域輕步聲。

  霜寒清雅之人在詭域徘徊多日,一無所獲。

  他墨玉眸子沉寂黯然,一柄竹劍佩身,雖有一具雪肌靈骨,可詭域邪氣似乎偷偷纏在了他影子里。

  黎子清用神識掠過詭域無數遍,依舊沒有找到他想找的人蹤跡。

  他又跑到冥界,可闕容閉關、白謝不在,便只是跑了個空。

  這般偏執的在詭域游蕩,他知曉,也不過是與他尋遍仙籍、遍踏五界,最終一無所獲的同樣下場。

  這幾百年,黎子清開始懷疑,鳳凰浴火重生,是否只是一個縹緲虛無的仙界妄言?

  她騙他...

  她騙了所有人。

  仙本是不會做夢的,可他卻做起了夢。

  夢中,見她幼童小小,一字一眼的喊著“師尊。”

  她屠魔離別之際,對他講:“師尊在上,弟子絕不負宗門教誨,此行必除百魔,以衛天地安寧!”

  百年后她從魔窟中爬出,再次出現在劍宗,聲音寒冷漠然:“弟子鳳嬰寧,拜見師尊。”

  夢外。

  無情仙胎,情愿自墜紅塵。

  細雨未能近謫仙之身,他萬念俱灰。

  黎子清忽覺得,這六界似也沒什么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