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結界里,暖寶與那人就一個照面,便結束了戰斗。

  她當然沒有因為這個便洋洋得意,可是當她結束守擂心中略微盤算一下之后才真正開心了。

  所有的人,都是明禮那邊的。

  也不知道這是什么說不清楚的,奇妙緣分。

  等暖寶回去的時候,她那邊的人,整整齊齊坐在位置上等著她。

  而明禮那邊的人,少了多一半。

  “嗨!”心情大好,暖寶看到明禮還打了個招呼。

  沒想到,卻得到了一個明式白眼。

  小團子挑挑眉,“還在等人呢?我這邊人都齊了,先走了哈!”

  明禮一口老血,咽不下,吐不出。

  暖寶蹦蹦跳跳早沒影了。

  剛到他們的駐地,所有的人全都跪了下去,“謝大人!”

  能想象到嗎?

  今日,生死戰,無一人傷亡。

  “起來吧,這符你們帶好。”

  小團子這句話,讓那些準備把符還回來的,住了手。

  暖寶沒有理會他們的想法,直接進入了自己的屋里,盤膝打坐。

  她需要消化那些情緒。

  同時思考到底應該如何應對接下來的事情,因為她感覺之后的比賽可能會一次比一次變態。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察勒端著一盤水果進來。

  還沒說話,就聽到了暖寶像小獸一般的呼嚕聲。

  “太累了吧!”

  “呼——”

  察勒笑著出去,人小,呼嚕聲卻一點也不小。

  **

  明禮看著自己這邊還剩的為數不多的人,眼神陰鷙。

  他不是沒看出人心浮動,他不知對方到底是用什么辦法,才保下了那些人。

  可他不是龍神,他做不到。

  現在,所有人想的,都是如何活命。

  尤其是當大家看到暖寶那邊的人都活了,居然在生死戰中全活了下來之后,他們看向明禮的眼神,都不那么友善了。

  畢竟若不是跟著他,就算是個普通人,去救助龍神,也有可能被善待。

  可他們這些人,都被打上了明禮的標簽,永遠都摘不下來了。

  明禮想了許多,可不管哪種方式,似乎都殺不了那個該死的小孩。

  “你們有什么方法,可以對付蕭暖陽,盡可說出。”

  明禮的話剛出,周圍眾人的表情就變了。

  “大人,預言試過了,埋伏也試過了,連天浩都折進去了,咱們還要試嗎?”一個男人問道。

  雖然說得尊敬,可那話里明顯是不愿意。

  他說完之后,許多人都暗暗點頭。

  “那你們說,她護住了耀烏的人,連隆拜都依附她了,不想辦法殺了她,難道去跪求她的庇護嗎?”明禮眼中盡是不屑,嘴角含著一抹冷笑。

  若是讓這些人自己去求暖寶,他們還抹不下面子,也怕被遷怒之后給人家斬了。

  所以既想活著,還想讓他明禮去做這件事,實在是可笑至極。

  既要又要,還真是貪得無厭。

  “你們難道沒有想過,若之后都是生死戰,和你們和好,對他們來說意味著什么嗎?”

  明禮的話,其他人不是沒有想過。

  可是他們卻不想死。

  “既然不想死,就想辦法!”明禮早就拿捏了這些人的心思。

  他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人,但這些人,更是慫包軟蛋。

  有了他的威脅,那些原本有了其他心思的人,也開始真正地動腦筋了。

  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

  他們畢竟人多,真的思考起來,也是能夠想出一些主意的。

  最近幾天,沒有積分賽,明禮的人便帶著人出去打怪。

  誰都沒有關注他們。

  畢竟勢力劃分,勢力是一方面,人數是另一方面。

  明禮如今明顯在人數上處于劣勢,其他人都不鳥他了。

  之前還能挺直了腰桿說話的他,知道自己的境況后,出去得愈發勤了。

  “沒想到這里還有這么好吃的東西,味道真不錯。”

  “是啊,都這么久沒吃到好東西了,嘴里都要淡出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