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鐵鏈一端將男人綁住,另一端固定在地上。

  若是萍水相逢不相干的人,她可能也只是有一點點的好奇,之后便算了。

  可如今,看著男人頂著和鴻秦有九分像的臉被鐵鏈鎖住,暖寶心里很難受。

  “你為什么被人鎖在這里?”

  暖寶很執著地一直在問同一個問題。

  男人有點不耐煩,“這里從來沒有人上來過,你是怎么上來的?若是還有酒,給我留點,然后快點回去吧!”

  若不是為了酒,他一句話都不會和這個小丫頭說。

  小團子聽到他的話,眼珠子轉了轉,坐在他面前的地上,“我這里有一百種不同的酒,還有各種肉,裝滿這一屋子都沒問題。”

  原本一臉不耐的男人聞言,瞬間坐直,“哦?”

  “嗯!”暖寶狠狠點頭。

  “說條件吧!”

  “回答我所有的問題!”

  男人嗤笑一聲,認真地打量起暖寶,剛才她背光站著,如今這一看,卻愣住了。

  “你……的臉,讓我很熟悉。”男人聲音不大,似乎是喃喃自語,可暖寶卻聽得很清楚。

  為什么是熟悉?

  只要認識她娘親的,看到她的臉,立刻便認出她是誰。

  可男人看到她卻只是熟悉,那只有一種可能。

  男人失憶了。

  暖寶想了想,拿出一幅畫,打開給他看,“你認識畫上的女人嗎?”

  男人伸頭看了一眼,怔忪在了當場,“她是……”

  “我娘親,和我長得一樣!”暖寶指了指自己的臉,又指了指畫上人的臉。

  他按住了自己的頭,搖了搖,“記不起來了!”

  “那你為什么被關在這里?”暖寶有點急了,該不會這個問題也忘記了吧?

  男人指著天,“被人坑了。”

  “那群天道?”

  “你瞧,連小娃娃都知道。”男人眼中盡是不屑,嘴角揚起一抹嘲諷。

  暖寶心想,他這么討厭天道,和鴻秦應該不會有什么關系吧?

  但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你……認識鴻秦嗎?”

  男人倒是認真思考了一下,卻還是搖頭,“我認識的天道里面,沒有一個叫做鴻秦的人。”

  小團子也說不上是失望還是慶幸,再拿出一瓶酒放在桌上,“那就說說,你知道這個秘境的事情嗎?”

  男人聽到秘境,笑了。

  他站起來,身上的鐵鏈發出叮當的響聲,緩緩走到窗前,指著外面道:“這里是秘境?你自己看看這個秘境吧!”

  暖寶不解他的舉動,直到走到窗前,才發覺從窗戶上看不到任何景象。

  原本這邊應該可以看到廣場的,可窗外卻只有白茫茫一片。

  陽光有,看出去時,卻什么都沒有。

  怪不得,明明廣場上人聲鼎沸,她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

  “你在這里多久了?”

  男人走了回去,拿起酒瓶,猛灌兩口,“不知道!”

  暖寶看著男人,總覺得他有些奇怪。

  直到她發現,陽光照著他時,他的身影有些虛,才反應過來,這只是一魄。

  真不知是多么厲害的人,僅僅只是一魄,便能夠這么厲害。

  她都沒有發現,他的一魄和實體都沒什么區別。

  “所以你的問題,我都無法回答你,我從來沒有走出過這道門。”男人看了暖寶一眼,眼神有些恍然。

  暖寶嘆氣,她也明白,自己得不到任何的消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