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暄宜在看到女人出手的瞬間,便將暖寶抱起來,急退數步。

  “怎么回事?”她抱著暖寶的手都在發抖,“她一定不是主人,她不會這樣的,不會的。”

  暖寶的神色倒是很平靜,“邪術吧!”

  小團子此刻腦袋也在極速思考,雖然只是一道魂魄,可她和暄宜還不一定是對方的對手。

  就更別說下面的人,一個個都是菜雞。

  若是讓她下去,恐怕所有人都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

  而她殺的人越多,便會越發難以對付,越發邪惡。

  看到自己的娘親變成了邪魂,她根本無法接受。

  若不是有太初的提醒,恐怕此刻就是自己的心臟在她的手里。

  邪魂把玩了一會心臟,一把捏碎后轉頭看向了兩人,“那么你們,又是誰?”

  明明應該與太初一樣的聲音,卻被邪魂說出了不同的味道。

  就,邪里邪氣的。

  暖寶手指搓動著,嘴里也在胡說八道,“我叫狗蛋,這是春花,姐姐可真厲害啊!”

  “呵!”邪魂冷笑一聲,往前走了一步。

  暄宜將暖寶放下,站在了她的前面。

  “您有什么話,可以好好說,咱們能不能別動手?”暄宜哭著道,她能感覺出來面前這個邪魂的強大。

  暖寶沒說話,手指還在搓著。

  邪魂眼中盡是不屑,“你覺得,你們配合我談條件嗎?”

  暄宜剛要開口,邪魂卻已動手,她只看到那只玉手在她眼中放大。

  暖寶等的就是這個時刻,一道金光打了過去,揮手,邪魂消失。

  暄宜四下環顧,又驚又怕,“暖寶,她,她呢?”

  “抓了!”其實是被她收到儲物戒,然后送到了空間里。

  有太初在,她倒是沒有太過擔心。

  果然,片刻之后,太初便已給了消息。

  太初:搞定!

  暖寶:和邪魂融合會出問題,注意安全。

  太初拿著紙片,手再次抖了起來,她果然知道了,完了!

  小團子也不介意太初那邊沒有什么消息了,用神力將邪煞之氣消除之后,兩人才走出了密室。

  暄宜還有些不敢置信,“就這么簡單嗎?”

  “那不然呢?咱們死一個?”

  暖寶腦海中,一直都出現邪魂動手時的畫面。

  她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心里給天道那邊再次記了一筆。

  出去之后,廣場上站滿了人。

  這個石堡似乎也和之前有了明顯的區別。

  之前白色的石頭,也變成了灰色。

  石壁上的字也消失了,雖然他們的名字都還在,卻也在緩慢地消失。

  恐慌。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許多人都圍在暖寶的房子外面。

  希望能從她這里打聽點情況。

  小團子被擋在人群外面,連屋子都進不去,只能傳音給察勒。

  察勒將門打開,裝作進去,將小團子放了進去。

  很快,換了一身衣服的暖寶走了出來。

  “暖寶,你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龍神大人,生死戰取消了嗎?”

  ……

  大家看到她出來,一股腦將問題問了出來,吵得暖寶直接捂住了耳朵,大喊道:“安靜!”

  “現在生死戰應該是取消了,相信你們已經聽說了,你們那些老祖宗們打的主意是這次進入秘境的人,沒有一個可以出去。”

  暖寶的話讓所有人都沉默了,剛才焦急的表情變成了死寂絕望。

  大部分人都不愿面對話題,被暖寶如扯遮羞布一般扯開。

  “你們都是凡人眼中的天之驕子,與天爭壽!”她眼神一一掃過所有人,“你們真的愿意成為別人口中的螻蟻,真的愿意為他們而死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