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暖寶露出一絲笑意掃過眾人,“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這段時日,我們將會是風雨同舟,休戚與共的戰友!”

  說著,她的笑容漸漸斂去,“我希望不要發生斗毆,甚至殘害彼此的事情,不要忘了我們要對付的是誰!”

  “大家能不能做到?”

  “能!”

  “能!”

  雖然回答的人很多,卻并不整齊。

  暖寶搖頭,“能不能,大點聲回答!”

  “能!”

  這次,是整齊劃一的聲音。

  小團子滿意的頷首,“很好!那么希望大家對我接下來的安排滿意!”

  接下來,就是將石堡的防御提升。

  自從暖寶將石堡里面的防御破了之后,進出石堡便不再需要積分。

  也就是說,積分已經沒有用了。

  會陣法的人,都在石堡外面研究。

  “應該先布置保暖陣法!”

  “保暖陣法又不止一層,應該先布置防御陣法。”

  ……

  在秘境中的人忙的如火如荼時,龍神空間因為邪魂的進入,發生了大變。

  一個邪魂,太初處理起來沒有任何的壓力。

  可邪魂再是邪魂,也是她自己的魂魄。

  一個照面,就差點出問題。

  如果單單是鴻秦那種情況,就算離的遠,融合也不會出問題。

  可邪魂,身染邪煞之氣,一旦沾染,重則當場喪命。

  太初雖然不至于當場喪命,可也被邪魂弄了個措手不及。

  原本她應該先將魂魄上面的邪氣處理干凈,之后再融合。

  可猝不及防的,邪魂居然想搶奪太初身體的控制權。

  雖然贏是贏不了的。

  但確實給太初帶來了一些小麻煩。

  當大家看到太初身上一會金光,一會紅光的時候,都嚇壞了。

  同一時間,暖寶頭上的白菜簪子消失了。

  她心里慌了一下。

  立刻躲進屋子去查看情況。

  進屋之后,面前的光線一暗,她緩緩抬頭,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人。

  “天道,爹爹!?”暖寶的語氣有點奇怪,看著她從小長大的鴻秦怎么會不知道。

  他苦笑一聲,“沒想到叫了這么久的爹爹,你居然真的是我的女兒!”

  此時的鴻秦,和他過去的樣子有所不同,和琢光卻一模一樣。

  暖寶張了張嘴,平時可能叭叭的小嘴,突然不知道說什么話了。

  “你……真的是我爹爹嗎?”暖寶仰頭看著面前的人。

  “是,我是你親爹!我叫琢光!”琢光的表情很奇怪。

  自己這些年雖然對暖寶好,可有許多次也都是看著她犯險,想到這個他忍不住抽了自己一耳光。

  估計,今后只要想起這些,他半夜睡醒都要坐起來抽自己。

  琢光的動作把暖寶嚇了一跳,她伸手抓住了她的衣角,“爹爹你干啥呢?”

  其實暖寶早就從暄宜這里知道了他的身份,如今喊起爹爹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可琢光聽到,卻又是另一番感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