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面對吉米的哀求,韓美晴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旁邊的保羅有些于心不忍,便對葉辰說道:“葉先生,我叔叔他雖然有些小人,但終歸是我父親的親弟弟,還請您看在他真心悔過的份上,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當保羅開口向葉辰求情的時候,吉米還沒想明白,心中暗想:“保羅啊保羅,我的好侄子,你要是真心替我求情,就去求求您這個繼父啊,畢竟他跟羅斯柴爾德的大少爺是朋友關系,你放著他不求,去求旁邊這個年輕人有什么用呢?”

  葉辰這時候好奇的問保羅:“他想搶你父親和你母親留給你的產業,你還要替他求情?”

  保羅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叔叔什么人我很清楚,他之所以跑了這么遠從美國過來耍無賴,就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合理合法的途徑,從我和媽媽這里搶走史密斯律師事務所的股份,否則的話,以他的性格早就在美國起訴我們了,今天他做的事情雖然確實有些下三濫,但本質上也只是黔驢技窮、抱著試一把的態度折騰一下而已,就算讓他平安回到美國,他也沒有其他的方式來索要股份。”

  吉米沒想到侄子早把自己的底牌看的一清二楚,羞愧難當的說道:“保羅你說得對……我就是心理不平衡,想趁著這個大喜的日子過來搗搗亂,只要諸位能夠饒了我這一次,我以后絕對不會再來騷擾你們!”

  說著,他抹了把眼淚,委屈無比的說道:“而且我現在已經為我愚蠢的行為付出代價了,我做夢也沒想到我的老板會故意挖坑,好拿我的把柄,如果他封殺我的話,我回去就徹底失業了,可能這輩子都無法從事律師相關的工作,就是為高抬貴手、別把我趕盡殺絕,我還有老婆孩子……”

  韓美晴見他也確實承認了錯誤,而且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便對葉辰說道:“葉辰……要不就算了吧,辛苦你跟羅斯柴爾德先生說一下,給吉米留條后路。”

  史蒂夫這時候生怕葉辰真給吉米留面子,趕緊說道:“葉先生,卑鄙無恥的小人,咱就得趕緊殺絕,不然他回去之后睡一覺之后、好了傷疤忘了疼,明天還得來找麻煩,要我說您就什么都不用管了,我來安排,保準您這輩子也不會再見到他!”

  史蒂夫在金陵委屈這么多天,好不容易找到個出氣筒,這要是出氣只讓出一半,心里肯定更加憋悶。

  吉米嚇的臉色慘白,他不敢跟史蒂夫求情,但一想到剛才保羅和韓美晴都去向眼前這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年輕男性求情,連史蒂夫·羅斯柴爾德也對他畢恭畢敬,便忽然意識到,原來葉辰才是這背后真正的關鍵所在。

  于是他看向葉辰,哭著說道:“葉先生,您看我大嫂和我侄子都不跟我一般見識了,求您跟羅斯柴爾德先生求求情,我以后真的再也不來找麻煩了,我保證!要是我食言,您再把我送進監獄也不遲啊!”

  葉辰看著他,微微一笑,道:“你看,剛才羅斯柴爾德先生也說了,你也不一定非要去美國坐牢,華夏跟美國之間沒有引渡協議,你完全可以在華夏生活嘛。”

  吉米慌亂不已的說道:“我……我是過境免簽來的啊,只能在華夏待144個小時,144個小時要是還沒離開華夏,我就算非法滯留了……”

  葉辰笑道:“沒事,我有個好地方安頓你,你可以踏實的在華夏待著,待多久都沒問題。”

  一旁的史蒂夫一聽這話,頓時喜笑顏開,興奮的說道:“對對對!養狗場!洪先生的養狗場!那里太適合他了,比監獄更適合他!”

  說罷,他向葉辰豎起大拇指,稱贊道:“葉先生,還得是您啊!這比送他進監獄還過癮!”

  吉米一聽要把自己送去什么養狗場,雖然不知道具體什么樣子,但結合這名字、再看史蒂夫·羅斯柴爾德對這地方這么興奮,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去處。

  他忐忑不安的看著葉辰,哭著問他:“葉……葉先生……請問您的養狗場是……是做什么的啊……”

  葉辰還沒說話,史蒂夫便冷笑道:“養狗場當然是養狗的,只是有真狗有假狗,你就屬于假狗,人模狗樣說的就是你。”

  說著,史蒂夫又道:“洪先生的養狗場環境很好的,你可以得到一個你自己的籠子,還有一個日本男傭為你提供餐食服務,你到了那里就不用努力工作了,每天混吃等死就可以。”

  吉米嚇的魂飛魄散,把自己關狗籠子里?這他媽比監獄還要殘忍一百倍不止啊!還有天理嗎?還有人道嗎?

  想到這,吉米哭著說道:“葉先生,我求求您了,我真的求求您了,您看我這年紀也大了,您把我關進養狗場,除了浪費您的地方、浪費您的糧食之外,沒有任何用處,我死了還得浪費您的精力處理尸體,您就當我是條快死的老狗,發發慈悲把我放了吧!”

  葉辰還沒說話,史蒂夫便搶先說道:“沒事葉先生,他在養狗場的一切開銷我負責,我出雙倍,另外他要是死了,也不用費心處理尸體,直接剁碎了喂狗不就得了?到時候我給贊助一批全世界最好的斗犬種犬。”

  說到這里,史蒂夫擺擺手:“算了算了,我干脆給洪先生贊助一千萬美元,再把他的養狗場好好升級一下!”

  吉米已經崩潰了,萬沒想到史蒂夫現在是咬死了自己不松口,自己面臨的局面真是越來越慘,本來還能回美國坐牢,現在連這條路都被堵死了,變成要在華夏蹲一輩子狗籠子蹲到死,早知道是這樣,干脆就回美國坐牢算了啊!

  韓美晴和保羅母子二人也沒想到,史蒂夫對吉米竟然如此不滿,完全就是要把他的活路完全堵死,兩人還想替吉米說句話,但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從何切入。

  母子二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后還是韓美晴非常禮貌的說道:“羅斯柴爾德先生,吉米剛才確實有很多地方得罪了您,但還是希望您看在他真心悔過的份上饒他一次,他在美國還有三個孩子,最小的那個現在還沒成年,如果他在華夏失蹤,他的家人一定會非常著急的……”

  吉米一聽這話,嚇的渾身猛的一抖,連忙哭著喊道:“大嫂別說了!求您了大嫂,千萬別再說了!”

  吉米是看透了史蒂夫,這家伙現在就是要對自己徹底的圍追堵截,絕不給自己留任何機會和希望,韓美晴提到自己的妻兒,他是真怕史蒂夫下一句話就是把自己的妻兒也送過來。

  韓美晴一下子有些沒反應過來,怎么自己幫吉米求情,反而把他嚇個半死。

  可緊接著史蒂夫忽然一拍手掌,激動地說道:“對對對!就應該把他的妻兒也弄過來,讓他們一家團聚!”

  說完,又趕緊改口:“不對!不能團聚,讓他一家五口一人一個籠子,每個籠子之間還要再隔一個空籠子,讓他們每天隔著籠子見面說話,但誰也摸不到誰,我讓他跟我裝逼,這次非狠狠地治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