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由于賀遠江和韓美晴的婚禮省去了諸多傳統流程,所以時間上相對寬裕得多,即便被吉米鬧了這么一出,也并沒有影響到婚禮的正常進行。

  而在場的賓客先前目睹了吉米來找茬的全過程,知道這是新娘前夫家的事情,所以大家也都不好上前干涉。

  至于后來吉米與葉辰、史蒂夫等人在聊什么,賓客們就已經不太清楚了,他們只是看到吉米一開始還很囂張,忽然就跪在地上哭了起來,搞的大家都是一頭霧水。

  現在,葉辰已經解決了吉米的麻煩,時間也差不多到了舉辦典禮的時間,于是葉辰便邁步走上舞臺,為婚禮開場。

  他先是對到場賓客表示了歡迎與感謝,然后也表達了自己作為一名晚輩,能受邀成為主持以及證婚人的榮幸。

  在一段開場白過后,他便繼續道:“就在我們賓客入場的時候,一位美國友人在現場情緒比較激動,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這位美國友人名叫吉米·史密斯,是今天新娘韓美晴韓女士兒子的叔叔,接下來我就請史密斯先生登臺,為大家解釋剛才的小插曲,順便為今天的新郎新娘送上新婚祝福。”

  大家一聽剛才鬧事那家伙要登臺演講,一時間八卦的靈魂都被激發起來,一陣鼓掌過后,便翹首期盼著吉米的等待。

  吉米此時也已經豁出去臉不要了,直接拿著麥克風走上舞臺、來到葉辰的身邊,隨后向著臺下深深鞠躬,非常慚愧的說道:“諸位來賓,實在抱歉我之前的行為多有冒犯,還請大家不要介意,而我之所以在婚禮現場鬧事,也是因為我這個人利欲熏心,想要從我大嫂和侄子的手里,搶奪史密斯律師事務所的股份……”

  說著,吉米又道:“其實,史密斯律師事務所,是我大嫂和我已故的大哥兩人辛苦幾十年創立的,與史密斯家族其實并沒有任何股權關系,我之所以對史密斯律師事務所的股權起了貪念,也是因為美國有更大的律所想要兼并史密斯律師事務所在美國的所有業務,現在想想,我是真該死啊!為了錢,竟然置親情、置法律于不顧,實在慚愧無比!”

  說到這里,吉米嘆了口氣,繼續道:“為了彌補我自己的貪心和錯誤,我已經決定,要留在金陵為他們接下來的事業盡一份力,也希望我自己能夠用實際行動來表達我自己的懺悔,以及對他們的支持。”

  “最后,我在這里真心祝福今天的新郎新娘新婚快樂、百年好合,再次為我今天的魯莽和無恥,向他們,以及在座所有的賓客致以最真誠的歉意!”

  吉米的一番自白,讓許多賓客對剛才發生的事情有了更加清晰的認知和理解,也都知道了韓美晴的律師事務所,并沒有與亡夫的家族有什么利益糾紛。

  這也是葉辰讓吉米公開道歉的原因,人言可畏,萬一今天婚禮之后,外面盛傳韓美晴是搶了亡夫家的資產跑回華夏的,那對她的人格絕對是一個極大的侮辱和打擊。

  吉米今日把這話說明白,也就能徹底斷掉外人閑言碎語的可能。

  而此時的吉米,心里也是有苦說不出。

  丟人是肯定丟人的,但為了活命,他也只能放棄自己的名譽和面子。

  解決了吉米的難題,韓美晴與賀遠江的婚禮便再沒了其他阻力、順利禮成。

  兩人確實郎才女貌、天造地設,不止在場賓客非常看好他們,就連保羅與賀知秋兩人也都覺得兩人是天作之合,心里也都為自己的父親或者母親感到慶幸。

  葉辰也能看得出來,夫妻二人對彼此也都是真愛,那濃濃的愛意就在眼底,根本藏不住。

  婚禮結束之后,夫妻二人和兩人的孩子,一起將賓客送出門去,史蒂夫也準備告辭離開,于是便對葉辰說道:“葉先生,沒什么事,我就先回酒店了,吉米那邊我會安排好,您有任何事隨時聯系我。”

  葉辰點點頭,說道:“辛苦你專門跑一趟。”

  史蒂夫忙道:“您跟我還有什么好客氣的。”

  說完,他又對賀遠江、韓美晴夫妻二人說道:“再次祝二位新婚快樂,我的私人專機剛好在金陵停著,最近我也不會離開,你們二位度蜜月可以直接用,去哪都沒問題。”

  賀遠江感謝道:“謝謝您的好意,羅斯柴爾德先生,我們已經定了機票,就不給您添麻煩了。”

  “不麻煩。”史蒂夫說道:“定的機票退了就是,我的專機是a350改的,舒適度絕對無人能及,空軍一號也比不了。”

  葉辰笑道:“那挺好,賀叔叔、韓阿姨,這也是史蒂夫的一點小小心意,您二位就別客氣了,有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名號支撐,到哪里都會方便許多,路上不但更舒服,也能節省不少時間。”

  賀遠江原本不想給人添麻煩,但葉辰既然都這么說了,他便也不好拒絕,于是便對史蒂夫說道:“那就謝謝羅斯柴爾德先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