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和我哥愛上了同一個女人。

  她叫陳雨墨,大我半歲。

  我性格內向,嘴也笨,每次見她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但我哥能說會道,情商也高,經常把雨墨姐哄得很開心。

  所以雨墨姐喜歡的人應該是我哥。

  那年我哥順利考上大學,可我們兄弟相依為命,根本拿不出學費和生活費。

  后來我哥讓我去山西煤礦打工,供他上學。

  他說我們是兄弟,只要他能完成學業,將來一定不會虧待我這個親弟弟。

  煤礦工資高,但也危險。

  四年來,我身邊發生過很多起安全事故。

  最危險的一次是前段時間煤窯塌方,我差點被活埋。

  雖然死里逃生,但我也受了傷。

  事后煤老板扔給我兩萬塊錢,事情就算解決了。

  沒想到幾天后我哥又騎車摔傷了腿,需要錢住院,我就把老板給我的那兩萬轉過去,然后我也匆匆趕回家。

  我不知道我哥在哪家醫院治療,打電話也沒人接,只好去隔壁王姨家打聽消息。

  “張凡,你聽誰說你哥住院了?聽說今天是他女朋友的生日,你哥在前面那家酒店請客吃飯呢!”

  我哥沒住院?

  他還有了女朋友?

  王姨看了我一眼又說:“里面消費老高了,少說也得花幾千塊,你哥剛畢業還沒找到工作,也不知道哪來的錢?”

  說句丟人的,我這四年雖然也攢了點錢,但從來沒去過那么高檔的酒店,因為我掙錢并不容易,每一分錢都是血汗換來的。

  可我哥倒好,請人吃飯居然要花幾千?

  我不是說他不該給女朋友過生日,而是不必花那么多錢,有多大能力辦多大事情,畢竟我們都不是富家子弟,沒必要打臉充胖子。

  當然,更讓我生氣的還是他騙了我。

  這幾年我生怕他吃不飽穿不暖,所以就算我吃差點穿差點,也沒虧待過他。

  可到頭來,他居然用住院這件事騙我,我給他的那兩萬可是我用命換來的!

  我氣不過,后來就去了王姨說的那家酒店。

  里面金碧輝煌,就像宮殿一樣。

  就在那時,一張絕美的臉出現在視線里。

  正是四年未見的雨墨姐。

  雨墨姐穿著一條黑色半身裙,上身是一件淺色襯衣,呈現出優美的身材曲線,既顯得優雅大方,又帶著些許性感的味道。

  那一刻我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動,美得令人窒息。

  雨墨姐也看到我了,快步朝我走過去說:“張凡?”

  我說雨墨姐,好久不見。

  雨墨姐的俏臉閃過濃濃的驚喜,很快又被怒火沖散,她說:“四年前你說走就走,后來我一直尋找你的消息,可你就像從人間蒸發了一樣,怎么都找不到!直到兩個月前,我才聽勇哥說你結婚了。恭喜你呀,這么早就結婚了!這次回來,怎么不把你老婆帶回來讓大家看看呢!”

  我結婚了?!

  冷不丁聽到這話,我簡直哭笑不得。

  我這四年一直都在煤礦,結哪門子婚?

  我正想解釋的時候,我哥又從雨墨姐出來的那個包廂出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