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雖然她可能會因此失去綿綿和肚子里的孩子,但至少她的綿綿還能活著,活著比什么都重要。

  她緩緩閉上眼睛,手覆在平坦的小腹上,心里想著說出真相后,會失去女兒和肚子里的孩子,瞬間心如刀絞,眼淚不受控制從眼角滑落。

  突然她又想到黎靳言說過會給她黎太太的位置。

  那她或許還有機會和孩子們在一起。

  只是……婚姻這個牢籠,她真的滿心恐懼。

  腦中閃過爸媽之前的恩愛,到之后的家暴,媽媽抑郁癱瘓,爸爸入獄……

  爸媽之前還有感情基礎,最后也落得這樣的結局。

  而她和黎靳言……沒有感情,有的只是互相傷害和玩弄,在黎靳言眼里,她只不過是一個暖床的工具而已。

  待他對她這具身體失去了興趣,那迎接她和孩子將會是什么樣的局面?

  她成為棄婦,黎靳言再給孩子們找一個后媽。

  她被拋棄無所謂,可豪門里的后媽,為了身份地位,為了權力欲望,又會怎么對她的孩子?

  只要想到她的孩子會被別的女人欺負虐待,她的心就像放在絞肉機里翻來覆去地絞。

  不行,絕對不行,不到萬不得已,她不能走這一步。

  離孩子出生還有好幾個月,她還有時間。

  砰砰砰!

  突然一陣輕微的聲響傳來。

  凌若南睜開眼睛,看見窗戶上吊著一個粗繩制成的梯子,剛才的聲響是麻繩梯子撞擊在玻璃上發出的聲音。

  她以為自己眼花,看錯了,擦了一下眼睛,再看,確實有一架梯子。

  她快步下床,走到窗邊打開窗戶,探出腦袋,往上看,竟然看見了嚴斌。

  樓上的嚴斌朝她揮了揮手,示意她爬上來。

  凌若南眼中重新燃起希望,她看了一眼樓下,這里是18樓,高度還是有些嚇人的,不過她沒有任何猶豫,立刻朝嚴斌比了一個ok的手勢。

  然后跑回房間,拿過自己一直準備的包,背在身上,然后搬過凳子開始往窗外爬。

  樓上是嚴斌,他定然做好了準備,只要她爬上去,就可以離開,可以見到女兒。

  心中有了這個信念,便無所畏懼。

  凌若南順著梯子慢慢往上爬,她沒有往下看,只一心往上爬,手抓得又穩又緊,她不能出任何意外,綿綿還等著她。

  待她從梯子上爬到樓上,腳落到地板上的時候,她才發現,腿都是軟的。

  嚴斌攙扶著她,“你沒事吧?”

  凌若南搖頭。

  “老爺在老宅拖著大少爺,我帶你離開。”

  她就說今晚黎靳言怎么沒回來吃晚飯,原來是被黎良愷叫去了。

  “謝謝。”凌若南隨著嚴斌從19樓離開。

  車子駛出錦繡華庭的那一瞬間,凌若南緊繃的神經松弛下來,想到從今以后,她再也不會回來,下意識回頭,看著越來越遠豪華的大門,覺得解脫的同時,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心頭滋生。

  但只要想到她馬上就可以見到女兒了,那抹不明的情緒便瞬間被她忽略。

  約莫半個小時后,車子停在了一處僻靜的小道上。

  嚴斌回頭看向后座的凌若南,“老爺在前面的車里等你,想和你見一面。”

  凌若南推開車門下車。

  黎良愷也從前面的車上下來。

  她走過去,“黎老。”

  夜色中,黎良愷看著凌若南,“你確定要離開嗎?”

  凌若南語氣堅定,“是。”

  其實嚴斌打電話給他,說凌若南沒有任何畏懼和猶豫就爬上了梯子,他就知道,她的決定沒有改變。

  唉。

  他那個孫子,終究還是留不住她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